集团 地市  大江网 | 论坛 | 博客 | 邮箱 | 社区 | 通讯员
访客: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大江收藏网  >  文化

苦夏里的水火煎熬

2017-08-10 15:41  编辑:施振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我要评论
摘要:今年的雨季,绵长得堪比雨丝。还没从雨过天晴的兴奋中抽身呢,一眨眼,老天的脸变得比川剧里的角还快。雨,点、线、面呈倍数递增,浩荡逶迤,变成了烟,化作了雾。不停也不歇地,下得荡气且回肠,天和地仿佛穿越...

  过了芒种,小城就入梅了。

  今年的雨季,绵长得堪比雨丝。还没从雨过天晴的兴奋中抽身呢,一眨眼,老天的脸变得比川剧里的角还快。雨,点、线、面呈倍数递增,浩荡逶迤,变成了烟,化作了雾。不停也不歇地,下得荡气且回肠,天和地仿佛穿越回到盘古所在的洪荒岁月,一片混沌。打开电视、手机,满屏汪洋。

  山塘告急,围堰告急,水库告急,公路告急···抗洪的身影,被围困的房屋···梅雨季节的汛期,常常是雨水和着汗水、泥水,夹杂着揪心的泪水。九江修水杭口镇三位年轻干部为了疏散受灾的群众,被洪流卷走,像滑落的雨滴,瞬间消逝在浑浊的江河里。在不可抗拒的自然外力面前,生命如一叶漂萍,一粒尘埃。生与死的距离,近得惊悚骇人。

  老家一位最年长的长辈又住院了,踩着“滴滴答答”的雨点去探望。老人见了我,蜡黄如纸的面庞上,一对深陷的眼窝里溢出几滴浊泪来:“哇哩莫···”愧疚地责备自己活得太长,给晚辈们添了这些麻烦。她出院才二十多天,又被送进来。唯一留守在家的儿子媳妇不能时刻陪护她,忙着去田里地里经营一年的希望。不识字的她,把一天吃一次的药,多吃了一遍···活到耄耋之年,就连相距八华里的镇子也少有去过。来到城里,也是直接被晚辈送进这里,不是受到死神的一路追杀,哪里舍得在她看来天文数字的花销。

  记得十年前,老人不小心折断了右手手腕,到中医院上了夹板,拿了点药就回家了,该干嘛还是干嘛,放牛、扯花生、摘棉花···什么活都没耽误,骨折的+6手也奇迹般地痊愈了。上次出院后,她还是不肯闲下来,家里家外的事情去操心,如同输入了程序的一台机器。人活着活着,就接近一台功能退化的机器呀,逐个零部件频繁地出现故障。透过窗外雨幕,远处的高楼若隐若现。都说医院是生死桥,一端折射薄凉,另一端承载欢乐;一面写满了无助,另一面加持着坚强···人间百态如同折子戏,每天都在这里上演又落幕,落幕又开演。

  撑着雨伞,走在曲折迂回的巷子里,和驻村工作队的同志去村民家里上户走访。几个岁数不等的婆婆、婶娘坐在屋檐下拉着家常,剥着刚摘下来的毛豆,空空的豆荚壳狼藉地堆了一地,剥好的果实饱满,泛着碧绿的油光,她们说,雨天没个去处,剥毛豆,一来可以打发时光,二来可以挣几个零花钱。

  徐大爷一个人种了两亩地,三四亩田,常常是别人都把活干完了,他不是在田里就是在地里劳劳碌碌。老伴常年吃药打针,三个女儿出嫁了,最末是个儿子还在上大学。老人虽说已经过了古稀之年,依然是家中主要劳动力,身板还算硬朗,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好几岁,老两口告诉我们:等儿子工作了,把借的几万块钱账还上,他家就活出命来了。

  美国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这样一句经典台词:在这世上,有些东西是石头无法刻成的。在我们心里,有一块地方是无法锁住的,那块地方叫做希望。

  同样是七十多岁的张大娘,丈夫早年因为施农药不慎中毒身亡,她一直守寡,拉扯着两个儿子长大。大儿子成家分出去单过了,她和小儿子在一起过,“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后来遭遇骗婚,或者说因为太穷,根本就娶不起亲。娶来的儿媳妇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还有两个正读小学的孙女,一个五岁的孙子。一家五口人仅靠儿子打零工维持生计。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孙子孙女的身心正常健康。环顾这幢年久失修的老屋,绵密的雨点顺着天井打在斑驳的屋梁,落在发黑的麻石地上,虽是颓墙残壁,却依稀可辨当年房屋主人曾经的富贵与荣耀。老人说话语气平和淡然,布满皱纹的嘴角生出几丝难以察觉的浅笑。

  小暑来临之前,终于盼来了久雨初晴。

  碧空如洗,蓝得炫目,云朵很低很低,像羽像纱又像锦,似乎踮起脚尖,手指就可以触摸到天。陪同年轻的“老记”去路上采访。在拖铁线荣塘集镇附近,与一位骑着自行车的大爷不期而遇,大爷的回答发自肺腑,质朴实在:“以前的路破破烂烂,走不了,还是政府里好啊,高速路修到家门口!”

  路旁是一片二百多亩的荷塘,女主人得知记者的来意,有些慌神地拿起手机,呼唤正在荷塘深处忙碌的男人......

  进入盛花期的荷花带着晶莹的雨露,周围是已然灌浆即将成熟的稻田,公路上不时有外省过来的收割机穿梭来往。撩人的荷风裹着阵阵香甜,“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风调雨顺,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有多么重要。终于明白,接春的时刻,那些姨娘婶子们为啥一脸的庄重虔诚,满怀着敬畏。朗朗乾坤下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那是因为一直有人在负重前行。

  电视台记者来电询问梅林互通连接线工程的进展情况。驱车赶到施工现场。只见摊铺机、压路机停在路上,穿着长衣长裤的工人们躲进了一旁的绿化带,没有见到我们想要看到的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一打听,原来是拌和场黑站设备出现了一点小状况,沥青拌和料一下子供应不上。项目负责人李工正在联系,电话那头说是运料的车已经过了赣江大桥。

  找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呆立着,喝下去的水直接就化成了汗珠,一滴一滴穿透皮肤渗出来,迅速濡湿了衣裳。一位大妈骑着电动三轮在兜售凉粉,响应者寥寥无几。一箱简装的矿泉水,眨眼就见了底。在云蒸暑热中等待了将近半个小时,几辆满载着沥青混合料的“后八轮”开了过来,热气穿过覆盖的篷布一缕缕地升腾起来。干过这行的人都知道,沥青混合料的出场温度高达180度左右,人走到车旁,炙热的温度烤得人脸微微发烫,并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因为沥青路面的稳定性很大程度取决于沥青混合料的高温特性,因此,越是高温,越是施工的黄金季节。此时此刻,地表温度至少有80度···

  周末,闲坐于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喝茶,轻轻推开落地窗,可以看到迎面的马路上车来车往。高高低低的绿植朝一个方向拂动,起风了,一场蓄谋已久的暴雨携着沁凉席卷而来。

  秋,立在不远处。(文/唐晓瑶)

  • 刘称奇,1941年生于江西安福。中国美术家协...[详细]
  • [详细]
  • 杨剑,字贞生,号禅石、静远室主,1960年9月...[详细]

刘称奇
刘称奇,1941年生于江西安福。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日报...[点击]
 
| 昌南艺术网| 江西省书法家协会| 江西省美术家协会 | 大河艺术网 | 浙江在线书法频道 | 满艺网 | 青海新闻网书画频道 | 景瓷网 | 中江网文化频道 | 书画艺术品信息网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