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 地市  大江网 | 论坛 | 博客 | 邮箱 | 社区 | 通讯员
访客: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收藏网 > 名家专栏 正文

从此识“砚君”

“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汪顺清侧记

2016-01-08 15:22   编辑: 周红国 来源: 大江收藏网 我要评论
摘要:面对刻刀之下的砚石,仿佛笔下如纸,一勾一勒,都是对山水花鸟意象的表达:有苍松、沟壑、小桥、流水;有盈盈的轻轻点篙的山溪;有野渡无人的扁舟;有恍若舞动的荷;有含苞待放的梅;有摇曳生姿的竹;有古雅质朴...

  面对刻刀之下的砚石,仿佛笔下如纸,一勾一勒,都是对山水花鸟意象的表达:有苍松、沟壑、小桥、流水;有盈盈的轻轻点篙的山溪;有野渡无人的扁舟;有恍若舞动的荷;有含苞待放的梅;有摇曳生姿的竹;有古雅质朴的纹饰符号;还有那栖于枝头似乎在鸣的蝉。这是“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汪顺清一次次在砚雕作品上的写意,也成了人们聚焦“砚君楼”的焦点。

  1974年出生的汪顺清,他的家乡在江西婺源的岭里村,与江西诗派的鼻祖黄庭坚歌吟《砚山行》的龙尾山,同属婺源东北乡。翻开中国的砚史,无法绕开婺源的“龙尾砚”。龙尾砚因砚石产于婺源龙尾山,所以早期称为“龙尾砚”。历史上的婺源,唐代隶属歙州(宋宣和三年改称徽州),物以州名,因而以“歙砚”、“歙州砚”,“龙尾歙砚”名闻天下。从小在婺源长大,喜欢绘画的汪顺清,与砚结缘是顺理成章的事。上世纪90年代开始,汪顺清就走上了拜师学艺之路。初出茅庐的汪顺清,有一股子闯劲,学徒期满便迫不及待地离开砚台厂,自立门户雕起砚来。然后,就背到屯溪老街上去卖。谁知,当时市场不景气,正是砚台的销售淡季。尽管汪顺清摆地摊,上门推销,费尽口舌,做砚台生意的老板还是嫌他的砚台在选材、雕刻工艺,以及销售手段上稚嫩单一。结果,汪顺清带去的二十几方砚台,卖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卖出去。直到离开屯溪老街,汪顺清还处于神情恍惚之中。难能可贵的是,汪顺清没有因此懈怠、消沉、迷失,而是强自砥砺,一头钻进了砚雕技艺的设计与雕刻之中。

  “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石涛语)汪顺清觉得,古代文人画讲究如此,而砚雕艺术也是同样的道理。如何把自己看到的山水,存于心里的山水,转化为刻刀在砚石上表达的山水意境,是汪顺清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表象的复制与移植,还是内化于心的创作?

  设计、雕刻,成了他每天的必修功课。

  往往,机会是为有心人准备的。而激发汪顺清创作灵感,进行卵石仔料雕刻,算得上是偶然中的必然。据汪顺清介绍,他一次来到龙尾山所在地的砚山村,看到朋友正忙着在家里锯砚石石料。朋友见面,三句不离本行,两人聊的依然是砚台的石材与雕刻。汪顺清看到锯好打磨的眉纹石料纹理清晰,质地光滑细腻,而那些没有打磨的石料,凹凸不平的表面却似乎有着一层金色的包浆。再仔细看,石料的表皮俨如有着山水、草木,以及云朵的象形……刹那间,汪顺清仿佛在石料的表皮看到了乡野的山水、草木,还有天空的云朵。

  这,不正是自己一直苦思冥想想要在砚石表达的效果吗?

  这,不正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所呈现的意境吗?

  “歙溪龙尾旧坑,也有卵石,其质地细润如玉,发墨如泛油,磨之无声,久用不损笔毫,并有隐隐白纹,成山水、星斗、云月等图象。歙砚质色、发墨皆优于众砚,与端砚并称。”对于卵石仔料,宋代赵希鹄曾在《洞天清禄集》中留下了这样的记述。汪顺清深知,真正使一块石料产生艺术价值,石料本身的自然品质是前提,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材施艺”、巧妙雕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不仅需要设计雕刻者对石料的质地、特点、纹理有透彻的了解,而且还要独辟蹊径,生发出与众不同的构想,对设计、雕刻者要求更高。

  此时,汪顺清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和审美意趣,阅读了大量的相关书籍。汪顺清从中华文化用品溯源而上,在原始人类打造工具的研磨器中,找到了砚台的起源。是毛笔与宣纸的亲密接触,让砚走进书房,成了文人墨客的至爱,也让他在历史文化中闻到了弥漫的墨香——一位姓叶的猎人,在唐开元的时候逐兽至龙尾山,无意间拾得一方砚石,成就了婺源龙尾砚的起源。早在明、清时期,婺源刻砚工匠之中,就涌现出了叶壤、汪复庆等一批刻砚名家。是书画诗文兼收的南唐后主李煜,一句“龙尾砚为天下冠”,让龙尾砚饮誉流芳。而文人墨客对龙尾砚的钟爱,把龙尾砚推向了世之珍宝。与苏轼、黄庭坚、米芾,并肩为宋代“四大书家”的蔡襄,将龙尾石价值与“和氏壁”相比:“玉质纯苍理致精,锋芒都尽墨无声。相如闻道还持去,肯要秦人十五城”(蔡襄《徐虞部以龙尾石邀余品第》);苏轼则不同凡俗,认识超然:“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彀理,金声而玉德”(《孔毅夫龙尾砚铭》)……基于这样的认知,汪顺清还多次走进龙尾山的腹地,去考察山涧石坑中那形成于1350万年前,属于元古界震旦系上板溪群的浅变质岩层。

  这不只是一种追溯,还是一种穿越时空的融通与对话。

  于是,汪顺清有了这样的理解:“山水画图式的砚雕作品,是砚雕艺术家对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之间的深刻理解和有机把握,是砚雕艺术家在砚石上深层次凸显艺术的心声与情怀。”

  功夫不负有心人。汪顺清以刻刀作笔,“在石料原有的天然形状基础上,把中国山水画的神韵融入到设计创作中,形成了一块块独具特色的自然砚形。当他再把自己的砚雕作品拿到屯溪老街上去卖时,立即被做砚台生意的老板一抢而光”……

  “胸中自发浩瀚之思,腕底乃生奇逸之趣。”(王昱语)经过不断的探求与实践。汪顺清逐步将自己的艺术构思巧妙地融合于自然纹理之中,他找到了“中国歙砚那独有的文化韵味和心神贯注在砚石上运刀作画的美妙感觉”,创作出来的砚雕作品在艺术品味上跃上了一个新台阶——

  2000年,他创作的砚雕作品——《风雨归舟图》,采用现代派镂空雕刻手法,走出了歙砚传统的浅浮雕风格,作品被辑录入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龙尾砚》一书。

  2002年,他创作的砚雕作品——《春江晚晴》,入选《歙砚的鉴别和欣赏》中国名砚鉴赏丛书,得到了砚界人士的认可和称赞。

  后来,江西电视台、山东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相继对汪顺清砚雕艺术作了专题报道。他富有个性的优秀砚雕作品陆续入选了《中国石砚概观》《中国当代名家砚作集》《中国国礼研究与推荐》等书,并在2008年第四十三届全国工艺品、旅游纪念品暨家居用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银奖;在2007年第十九届、2010年第二十五届中国文房四宝暨全国名师名砚展上获得金奖。

  ……

  十年磨一剑。从某种程度上说,汪顺清这时在砚雕行业已有些名气了,也开始带徒传艺,但他却没有沾沾自喜。汪顺清意识到,每一件砚雕作品,既是雕刻者手艺技能的展示,也是一个雕刻者学养与对传统文化认知的综合体现。从每一件砚雕作品的商品属性中,去寻找蕴涵的文化属性才是“大道”,关注雕刻者在刀尖上对书法、绘画、雕刻等艺术的写意与追求才是“大道”,从传统文化精神与当代审美意趣中去找寻砚雕传承发展的路径才是“大道”。汪顺清面对的不仅是一个信息化的多媒体时代,更是一个多元化的消费时代。对于一个砚雕业的辛勤耕耘者,汪顺清并没有因为市场而放弃对砚雕艺术精益求精的不懈追求,他不仅先后参加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深造学习,而且参加了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非遗展示、赛事活动,每一次他都取得长足进步,每一次他都载誉而归——

  2010年,全国促进传统文化发展工程授予“砚君楼”为“中华传统工艺优秀传承单位”称号。“砚君楼”主人汪顺清,作为中华砚文化高峰论坛特邀龙尾砚制砚名家唯一代表参加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

  2012年中国文房四宝协会授予“砚君楼”最高荣誉——“国之宝”称号。

  2013年,汪顺清开始跻身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传承人”行列。

  2014年4月18日,是汪顺清终生难忘的日子,原国家政协主席贾庆林考察调研中国文房四宝展,对他的歙砚制作技艺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对他的砚雕作品——《和为贵》赞誉有加!同年,汪顺清先后被江西省工艺美术学会授予“江西省工艺美术家”称号、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与中国文房四宝协会联合授予“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荣誉称号。

  2015年,汪顺清被江西省文化厅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授予“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正是这一年,汪顺清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他的砚雕作品“满堂和气”荣获江西省工信委、江西省人社厅主办的第四届江西省工艺美术“杜鹃奖”金奖;砚雕作品“兰亭序”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主办的中国工艺美术"华艺杯"优秀作品金奖,以及由海峡两岸文博会组委会办公室、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台湾工艺之家协会联合主办的最高级别工艺奖项——“中华工艺精品奖”(国家级工艺品奖项)最佳传承奖……

  而这些,全部刻下了汪顺清传承婺源砚雕文化的图样,以及时间空间交织的记忆。无疑,亦是汪顺清步入砚雕艺术创作的一个个新亮点。

  许多人在欣赏汪顺清的砚雕作品之后,都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他刻刀下的牡丹、松树、芭蕉,或枝繁叶茂,或骨干遒劲,亦朴亦拙,却愈显大巧无痕。”

  “他以工笔山水为主,每一方砚雕作品就是一幅立体的中国山水画。”

  “山水砚:镂空雕琢,构思新颖,意境幽远;花鸟砚:不落窠臼,妙用纹理,境界空幽;河卵石砚:天然雕饰,浑然一体,赏心悦目”;

  ……

  “汪顺清天资聪慧,为人谦和,勤奋好学,二十多年的歙砚雕刻生涯,使他熟练地掌握了歙砚的雕刻技法。在材料与工艺,实用与欣赏的相结合上,做到了恰到好处。他在刻砚中,善于利用砚石的天然纹理,起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他所雕刻的山水花鸟,表现手法细腻,刀法娴熟流畅,形成了自已的特点与雕刻艺术风格。”中国文房四宝协会高级顾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教授级工艺美术师胡中泰先生新近评价说。

  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汪顺清知道,面对歙砚雕刻的实践与砚雕艺术的提升,面对非遗传承与展望未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汪顺清在参加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非遗研修结业时,他如是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不能只停留在完整的复制,而应该建立在创新的基础上。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创新的过程中,要不断的挖掘本民族优秀文化精髓,使其作品显现出清晰的民族文化印迹,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民族文化得以有效的传承和光大。”

  汪顺清,号“砚君”,起意是立志做一个雕刻行业的谦谦君子。基于这样的心境,他创作与展示砚雕作品的楼院也有了“砚君楼”的名字。汪顺清是性情中人,他每每雕出一方满意的作品,抑或获得一次奖励,都要与友人和同行分享。正因为汪顺清有这样执着的信念与不懈的追求,他必将在砚雕艺术创作上留下刻痕,人们因此对他的砚雕作品有了更多的期望。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

  • 刘称奇,1941年生于江西安福。中国美术家协...[详细]
  • [详细]
  • 杨剑,字贞生,号禅石、静远室主,1960年9月...[详细]

刘称奇
刘称奇,1941年生于江西安福。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日报...[点击]
 
| 昌南艺术网| 江西省书法家协会| 江西省美术家协会 | 大河艺术网 | 浙江在线书法频道 | 满艺网 | 青海新闻网书画频道 | 景瓷网 | 中江网文化频道 | 书画艺术品信息网
 
首页 | 投稿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江西网警在线

江西大江传媒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运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